伟德体育 > 伟德体育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诸子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诸子

  “郑文侯开石渠阁策论,而天下大兴”

  那时候,郑国还没有称帝,仅仅是侯爵之位。

  郑国明君文侯,也一度用人变法,内修政策开明政治,一边通过石渠阁策论来收拢人才。

  此举,使得郑国快速崛起,使得苟延残喘的大周遭受了最大的威胁。

  北抗诸国义军头领建立的国家,西攻秦打的秦国丢盔弃甲,使得郑国后来居上,一度辉煌。

  只是可惜,后来的几位继承人没有他那么雄才大略。

  变法,也很快被废止。

  到了最后,郑国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进取。

  “凤极先生说的是这个理,石渠阁策论事到如今也再开,也必能效仿往日文侯时期的盛况”

  “我大郑,重开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禁声吧!没看见如今挂着的还是大秦的旗子”一人提醒道。

  “我看这些世家,未必有这个胆子”

  高朋满座,一家小小的酒馆野王聚集了不少来自他地的士人。

  “哼~不反也得反,我郑人何时服从过他大秦统治”

  这里不仅有士人,却也有贩夫走卒,屠猪杀狗之辈。

  刚才大喊的,正是这类人。

  “民心可用啊!你看看,连陈三那莽夫都知道要反抗大秦”

  “如何决策还没有定呢!反秦却不能不想后路”

  “正是,因此王家才重开这个石渠阁策论,目的便是为了征召我等共商两郡将来”

  “那京畿呢?”京畿指的是洛阳汝宁一代,是自周到郑的国都,基本都在这里一圈。

  “那边是否有人策应?”

  “田宇复齐,齐地百姓皆起兵策应,听说之前朝歌……”

  这人并不知道谢辞偷袭朝歌一事,还当是反秦首义。

  田宇为齐国宗亲,传闻当年辽国有良将单泷直接灭了齐国,将齐国占领。

  由于两国世仇,且拿下后多有压迫齐地百姓。

  乘着这个机会,被这田宇复了国,并光复国土。

  百姓纷纷起兵,支援田宇,使得齐国社稷被光复。

  一度,甚至成为了传奇。

  “蔺兄可不知,这朝歌只是一群乱民,只不过打着光复郑国的旗号而已,却到处为非作歹。如今啊!已经被谢辞将军给平灭了……”

  你一言,我一语,整个酒楼争论声一片。

  “成不了大事的一群人,夫君你……”角落里坐着一对夫妇,男人最显眼的是一头白发。

  “夫人莫急!”男子劝导道。

  妇人脸有蕴色,却不知道怎么说。

  “女儿是嫁给了王家,可我们也不能就为了这些世家,就跟着他们一起送死”妇人气道。

  她穿的朴素,却生的不凡,雍容大气深藏于心底。

  “况且,兄长当年正是因为这些世家的缘故……”

  “莫让别人听见”

  “我知道”

  “莺儿,我知道这些年你已经习惯了这些年来的浪迹天涯,习惯了看那些日落日出……。可兄长待我恩同再造,且将你……”

  握着妇人手,男子冷漠的脸露出深深地愧疚。

  随即,他坚定道“总之,我必须为了兄长复仇”

  “我知道,我明白……”妇人忍着没哭,却已经泪痕连连。

  “只是这些世家争权夺利还可,要想成大事只怕难”

  曾经的郑国,不是被他们这样给弄垮了的么?

  “也别这般说”男子道。

  “那你查到了些什么?”

  “当年,是张晋之后张利游说的郭奇,令他诬陷的兄长”

  他们说的,竟是文昭旧事。

  当年隐秘,却也有很多已经流露出来,被世人熟知。

  “我大郑的颍王姬琦,也被说动,秦将扶渠梁据说是建议者……总之,有很多人我一时也没有查探清楚”

  “你做了他们的将军,怎么能复仇?”与世家合作,借着两郡的实力很难做到除掉这些人。

  “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必定攻下蓝田大营,甚至长安……然后,兄长功成身退,我们也隐居”

  此人,正是谢辞无疑了。

  原来,他与文昭不仅关系紧密,甚至还娶了其妹妹文莺儿。

  他也有一个理想,便是为文昭复仇。

  “郭奇贼子,自知有难,难逃一死竟然借故隐居了”

  郭奇之前为秦皇座上宾,特别是他懂得察言观色,引来秦皇好感。

  加之,此人确实有些能力,可不是之前所说的因为扶渠梁的缘故,而被秦皇所不耻,才冷落了他。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谢仇数次潜入秦国,恨不得将郭奇碎尸万段。

  眼见着要成功,却听人说扶渠梁上奏了秦皇郭奇的不堪,此人当不得重用。

  而实际上,谢辞却知道是他的刺杀惊动了此人,他在刻意躲避。

  “那贼子平日里骄横擅权的惯了,竟然能放的下富贵……”文莺儿不解。

  郭奇所作所为,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君子隐士,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下。

  “不知道,或许他觉得命更重要些吧!”

  谢辞又道“接下来,扶渠梁一直功高,自然不会来平叛”

  “因此,我入这世家大军,便是先要将这秦皇委派的第一任将帅打败,再等着扶渠梁前来……”

  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秦皇就不得不任用扶渠梁。

  前提是,之前的所有的秦军必须被他击败。

  “这也是,兄长的愿望……”

  没能够在战场上击败扶渠梁,文昭引以为遗憾。

  虽然几度打败,但却始终没有彻底的分出胜负。

  谢辞知道,这种宿敌的感觉。

  两人本无仇恨,却势必要争一个高低,这是对对手的敬重。

  “你看着做吧!我也不便多说”

  “夫人”

  “嗯?让你担心受怕了”他牵着她的手,轻捏一下,又放下。

  周遭并无他人,他们选的地方很寂静。

  外边的争吵,他们可以听见,他们的说话外边却一句也听不到。

  “如果此事顺利,我再杀了姬琦,我们便永永远远的隐居,与仇儿一起……”

  “好!”

  “对了夫人,最近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或许你会感兴趣”

  “什么事?看你高兴的”看着丈夫脸上的喜悦,以及舒展的眉头,文莺儿也放下了心。

  “我竟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兵书,很有趣很有趣的,你意想不到的”

看过《伟德体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