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 > 伟德体育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石渠阁论策

第一百一十九章 石渠阁论策

  然后,依靠着齐国,就如同卫国背后是郑国那般,家族拥有绝对的权力。

  “苏湛之才,或可为我们谋划一二。可是,他却拒绝了老夫的好意”

  如今,诸位家主有意的软禁他们,想必他们也知道。

  虽然没有限制自由,可跟着的人,必然是一大群。

  想要逃出野王,简直痴人说梦。

  “立国不好,太冒险了!”

  一个不小心,便会成为众矢之的,又会重蹈覆辙。

  “有武成君田灃的支持,没有人可以阻拦”

  “不过,我们始终是要打赢一场大战,稳定住形势啊!”

  ……

  “你又来了,小子”瑾儿似乎找到了新的乐趣,便是眼前的谢仇。

  “伍……姐姐,好巧啊!”

  谢仇是打不过瑾儿的,试过很多次,都失败了。

  “巧什么巧?来了这别院,想不看到我也难,你来……是找谁?”

  谢仇多次前来,都是寻苏湛,苏湛也如一个兄长一般讲给他许多兵略,让他受益匪浅。

  通过与谢辞沟通,谢辞让他多来拜访,他就与苏湛变得亦师亦友了。

  对于苏湛,他有莫名的好感。

  “自然是找苏先生了……姐姐你……想干什么?”

  瑾儿一捏手指,嘎嘣一向,清脆的有些刺耳。

  “找公子啊?”

  “嗯?”他又摇摇头,绕道一边。

  “姐姐与苏先生……?近日不和?”

  “闭嘴!公子与我好着呢!就像兄妹一般,倒是你最近好像不乖……”

  “兄妹?那日不是……?”

  看她平日里在苏湛面前的那般乖巧,且一直盯着苏湛的样子,分明是喜欢苏湛的,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

  “小子,接招!”

  “喂!”只见一个秀拳已经打了过来,他来不及闪避,竟然正中眼睛。

  瑾儿不依不饶,谢仇只好躲避,一会儿便浑身带伤。

  “好了!莫要胡闹”苏湛听着声音过来,却见许多人看着,无人敢上前。

  整个院子一片散乱,两人一个打,一个躲避。

  “若在胡闹,你便只能回吴越了,也不必待在我身旁了”

  见瑾儿没有停手,苏湛脸色一黑,生气到。

  这一下,却止住了瑾儿。

  一向风轻云淡的苏湛,竟然生气了,瑾儿心中莫名的有点害怕。

  “谢公子无事吧!”苏湛过去,扶起了谢仇。

  不过,谢仇却没怎样需要他扶,便起来了,依旧的龙精虎猛。

  只是,脸上难看了些,莫名的有些狼狈。

  都是青紫,没有一处好的。

  谁也想不到,那日骑着白马穿着白袍,威风凛凛的白袍小将竟然也会如此的凄惨。

  “没事!呃哦~”手一碰脸颊,就疼的厉害。

  “越发胡闹了!今日你竟将谢小将军打成这样,你看看你”

  “无事的苏先生,平日里我与父亲练武,可比这个严重多了”谢仇插嘴道。

  “公子,他都说自己没事了,你……”

  “你……”苏湛一甩袖子,很是生气。

  霍涟漪又走了过来,对着瑾儿耳语几句。

  却被瑾儿一把推开,道:“什么?你竟然骗我,你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公子,我……”瑾儿又急了,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霍涟漪毫不在意被推开,却是抿着嘴在那里笑。

  笑的花枝乱颤,却依旧保持着优雅。

  “你……”瑾儿做势要收拾霍涟漪,霍涟漪则紧紧盯着,也不反抗。

  瑾儿看着苏湛的怒容,以及生气的样子,最终还是放下了手。

  “好了!你斗不过她的,莫要再轻信她的话了,以后要听话便好”这时,苏湛不再责备,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霍涟漪。

  想也不想,便知道她在背后说了什么坏话。

  不过,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霍涟漪却假装未看见,撩起一缕发丝打成了卷儿,轻轻吹了一口。

  “谢小将军你今日前来,可又是什么要事?”

  “哦!是这样的,父亲听苏先生说《阴符》,却无幸见得《六韬》,特地托我来借之一观”见苏湛问起,他便应到。

  兵书并不多见,一直作为孤本流传。

  也不是所有的将军,都懂得兵法。

  纵然是谢辞这般名将,也只读了些排兵布阵的法子,以及一些谋略方面的兵书,却未得真正如《六韬》这般著名且不传于世的兵书。

  将军纵观大局,则少不得这种兵书,来指导理论。

  在文昭之下,谢辞可以如鱼得水,尽显示他的才华。

  但,若是独自作战,谢辞却自我感觉依旧有些不足。

  最近谢仇传回的兵法,却令他醍醐灌顶,实践对上了理论。

  “你父亲,不是书生士子出身吗?”苏湛皱起眉头。

  “纵使如此,却未得这般兵法啊!以前运兵,倒是多得文世伯教诲,也自读了一些兵书,才取得一些成就,可是却终究有限”

  “对于《六韬》这类奇书,父亲却是求之而不得”

  “原来如此!我也不过恰巧所得,不过却没有师门的限制,便赠给谢将军了”

  “这……多谢了!”自古兵策,都有被当做传家宝一般供奉,原本苏湛教之,谢辞心中有些好奇。

  他觉得,苏湛是带有某种目的,便顺水推舟的试试。

  远没有谢仇所说那般,这些其他人自然不知道。

  ……

  “苏先生今日出去散心吗?我听说今日野王学社,要开一场论策”

  “届时不仅是父亲,诸位家主以及两郡的士子都会参加,讨论关于两郡作战事宜”

  这种论策,就是大家都在一起,集思广益的讨论政事军事,以供当政者作为参考。

  郑国在时,这种风气一度蔚然成风,有许多政策都是出自此处。

  也有时候,就算不被采纳,也能给官府很大的参考价值。

  在郑国,曾经很是流行,最早的一次便是在石渠阁举行。

  因此,它也叫石渠阁论策。

  郑国灭后,七年没有再开,直到今日才再度打开。

  “诸位,就不怕我泄密?”

  这些东西,由于涉及军政,很可能被采用。

  因此,所论者不能是敌国之人。

  “这个……”说到这里,谢仇却为难了。

  在他记忆中,还从来没有参加过,也不知道有这个规矩。

  他把心中苏湛郑人的身份,以及对苏湛带入了现实当中,因此才这么说。

看过《伟德体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