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 > 伟德体育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王家野心

第一百一十八章 王家野心

  尽管不想提起,但秦皇心里却还是记住了苏湛,并且比任何人都深刻。

  他狡黠、睿智如同一个狐狸,做事向来不拘一格,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目的。

  明明看着秦楚之战无所收获,苏湛却卖了他一个人情,这让他有了极度的好感。

  但心中,却又抗拒:此人,到底有何目的?

  苏湛留在秦国,让他内心更为有些不悦,却又不能表达出来。

  人才,苏湛的确算是。可若用的不好,或者别有心思,就当另说了。

  犹豫许久,打算为难他一下,便给予了他安抚的敕命。

  河东河内,也确实到了该解决的时候。只不过,他却打算慢慢的解决,尽量的不动刀兵。

  只是,未曾料到有人却不愿意这么做。

  闻风司的背后,有赢氏八家以及皇子的渗透,注定了要给他带来一些麻烦。

  赢无泽,还只是一个孩子,诚如他所感叹。

  仅仅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他阴翳、他狠辣、他以为他可以算计一切,但背后却根本不是他。

  他只是被利用,作为一个‘傀儡’被推出来而已。

  他说的一切抱怨,杂乱无章却是对他的完全否定,这说明已经有人很不满秦皇了。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查。

  诚如赢无泽所言,如果真的讲这些人全部都打倒了,大秦在没有足够的根基保护自己的情况下,也会很快的就亡了。

  因此,秦皇意识到了赢氏八家以及被孝帝已经灭亡的世家,是如何的强大后,心中对苏湛此去河内的不经意之作,竟然有了些期待。

  期待他,或能替他解决两郡事宜。

  大秦,没有一寸多余的土地,谁也不能夺走,秦皇暗道。

  ……

  苏湛等人,自从入野王已经被晾着好几天了,几位家主都没有人来见过一眼。

  只是安排了一个独立的大院子,连出行也没有限制。

  似乎,他们已经被淡忘。

  苏湛也不急,只是每日照常休息做事,赢无恤先是着急,后来却也随了苏湛学着他写写画画,学得不少东西。

  “苏先生今日又要温习些什么?《太公兵法》已经被临摹的完了”

  《六韬》全书,赢无恤也跟着学了七七八八。

  读了《阴符》,他也感叹古时的名人贤士吕望,年过八十了又是何等的才华。

  “今日不临摹了,出去转转吧!”

  “公子,王家主有请”霍涟漪递过一份请贴,落款正是苍劲有力的‘王之涣’。

  “哦?”他取过来,并未拆开。

  “岐王为安抚使,王家主不将请帖给他,反倒给了我,倒是奇事!”

  赢无恤一想,便也觉得有些不妥。

  不过,自打谢仇说了他是‘肉票’后,他反抗了几次,便不再反抗了。

  似乎,已经默认了这个事实。

  隐隐间,也对苏湛产生了一种信任。

  “去告诉王家主,此次我等代表陛下前来安抚,瑾以岐王意见为主,湛不敢僭越”

  “苏先生你其实……”

  苏湛明白这个天真的岐王,想说自己可以代表他。

  不过,这却不是他想要的。

  “殿下勿忧,我自当为殿下安排妥当”

  苏湛一说,他似乎才明白了什么,恭敬的一辑道:“拜托苏先生了”

  “不敢!不敢!”苏湛回礼。

  又道:“正好,出去转转吧!也该来这野王城转转了,顺便也透透气”

  “对了,瑾儿最近不知为何,总是躲着我,涟漪你可知道为何?”

  “我也不知道,可能……”

  “算了,随她去吧!”

  ……

  “莫吃了”王之涣打断了裴徐正在吃东西的手。

  “这苏湛摆起了架子,倒有几分气节,陛下算是选对了人”

  裴徐人胆小,喜美食,偏偏是这么一个人,愣是将裴家从乱世中弄得与王家齐名,当真匪夷所思。

  不过,王之涣也没有小看他,在别人嘲讽裴家家主无能的时候,他却总以为此人有所隐藏。

  并且,不时的与裴家合作。

  自起兵起,诸位家主就都呆在了野王。

  今日天气极佳,裴徐便直接架起了锅炉,竟然煮起了蛇羹。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当日影响。

  自己盛了一碗,丝毫不顾形象,便吃了起来。

  王之涣在一旁喊着,他却没有注意。

  “裴家主,裴家主……”

  “嗯?老夫在呢!谁在叫老夫……原来是王兄啊!我当是谁?”他顺手舀了一份,递给王之涣,却被其放在一旁。

  “莫非……很严重?”

  见王之涣眼色,他也放下了手中的蛇羹。

  “你呀!也不知道你是装傻,还是真傻?”

  “我如何傻了?王家主把话说明白”裴徐一听,立刻反问道。

  “罢了!这个苏湛是个人物,老夫本想说说他,看能不能说动他。却没料,这人拒绝了”

  “阿仇回来,可是嘴中念念不忘此人,说他的好话”

  “言此人是郑人,苏源之子”

  “苏源?”裴徐喊道。

  “莫非你知道?”

  “知道些许,也听说他家有一个足不出户的小神童,三岁便可默书,五岁可识人……”

  “我侥幸去过苏家,见过此子一面”

  他的记忆中,这孩子不大,却有着孩子一般的大气。

  且,总是喜欢一身白衣,做事宠辱不惊。

  “哦?还有这种渊源?”王之涣讶然。

  “若是能说服此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王家主有何打算?”

  “不知道,投齐是最佳选择,但,我们需要表现出我们的能力”

  “且,老夫也想搏一搏,看看能不能……光复郑国”

  “你疯了?你从哪里找来姬氏子孙?又如何建立社稷?”裴徐一听,就大叫道。

  “郑国本就四战之地,又能存在多久?王家主你莫不是疯了”

  “不,老夫没有”王之涣摇摇头。

  “一个独立且强大的郑国,自然会受到各国的忌惮。可若是,依附在齐国,且只有两郡的地盘,又有谁会忌惮?”

  “并且,我大郑存在数百年,姬氏子孙遍地,找一个也并不算难”

  郑国被灭,郑皇死去,而新立的小皇帝,被秦国俘获封了郑君,软禁在长安。

  但几百年来,姬姓皇室后裔,却多的很。

  哪怕是较为近的子孙,秦国也没有刻意捉拿。

  因此,想立一个小皇帝,还是轻而易举的。

看过《伟德体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