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 > 伟德体育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长街

第一百一十七章 长街

  “父皇,考虑的如何?”赢无泽近乎疯狂的厉声问到。

  “不怎么样”

  他希冀的秦皇允诺并没有出现,而是,秦皇面无表情的拒绝了。

  “很~,嘴硬!”他又得意的看了一下赢无虔,却是一笑。

  “大兄你呢?作为大哥却没想到如今我会成功吧!本该支持你的世家大族,却支持了我”

  “那边……”

  “围起来,一个也不准留,杀啊!”

  一阵骚乱,在外围吵闹起来。

  “殿下,禁军已经包围了我们”就在赢无泽正准备嘲讽一般赢无虔的时候,却突然有人禀报道。

  “什么?”他哑然。

  另一边的赢无虔也暗道一声庆幸,庆幸禁军围攻的及时,赢无泽没说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心中骂了一声蠢货,就这般愚蠢,还想着发动宫变。

  “父皇你竟然算计我?”赢无泽转身指着秦皇。

  “你明明已经准备好了?是了,你早就令人通知了禁卫,你真卑鄙……我不服……”

  赢无泽忽然想通,长剑一挥便打算奔着秦皇而去:“动手,杀光眼前之人,杀了……赢华,还有这里的所有人”

  “殿下,殿下!”冯德泉拉着他。

  他长剑往回一刺,却被冯德泉挡住。

  “殿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们败了”

  随后一击,用手刀将他打晕背在背上,便带走了。

  临走一刻,他依然回头一看,似乎是看了某人一眼。

  命令起附近死士,像他们靠拢,掩杀着突围而处。

  赢无虔、赢无烨看着,皆默默不语。

  “还终究是个孩子啊!传令下去,让城门校尉放泽儿出城。其他人,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喏!”

  领命下去,大局基本已经定了。

  城外的羌槐,不说他有十万军队,就算是有二十万,也很难攻下长安。

  策应的赢无泽,已经完败,近乎没有了退路。

  “陛下,既然你已经安全,那我也该走了”

  黑衣人一拱手,便要走开。

  “慢着”熟料秦皇喊道。

  秦皇一喊,周围禁军以及秦军将士都纷纷拔出刀剑。

  黑衣人疑惑的看着秦皇,手中剑紧了紧。

  “都放下兵刃,这位侠士乃是寡人的救命恩人,谁也不能动手。违令者,皆斩!”

  周围将士皆收起了兵器,黑衣人的手也松了松。

  “这人只怕是个高手”赢无烨感慨道。

  赢无虔点点头,千军万马中救下秦皇,手段必然非凡。

  “追杀寡人那人,叫章炯,乃是西军的一员骁将,却被你给收拾了,寡人很痛心”

  “本打算若是有机会擒下他,必然是可以作为一方大将的”

  羌槐奏报,一直有两个人最出色,分别为章炯、万宁阙。

  燕明资历较为浅,虽然也是智将,却没多少大一些的功劳。

  并且,他不清楚章炯到底如何。

  他只想,找一个借口,留下这个救了自己的神秘人。

  “这么说,我取了章炯首级是错了?”黑衣人一愣,却笑道。

  秦皇也并不知道这章炯情况,他当时昏迷,不过是瞎猜了。

  万宁阙等人,也是他从奏报当中了解到的,根据外貌那日追杀他的是章炯无疑了。

  却未料到,这章炯竟然死在了他的手上。

  “事且从权,倒不算错……,只是寡人这损失……唉!”秦皇一叹。

  “与你相谈,寡人知道你不慕权贵”

  若是一般人救他,只怕唯恐别人不知道。

  而眼前之人,却一直蒙面,没有半点暴露。

  “也不贪图什么财富、美姬……”

  “陛下不妨直说”

  “好!寡人就喜欢你这种豪爽之人,那寡人便直说了,若是你能够入我朝堂效力,不论任何将军,只要……”

  “陛下好意在下心领了,在下志向不比他人,只愿意快意江湖”黑衣人道。

  “况且,能有今日相助,也无非受人之托而已,就不用陛下费心了”

  “不知……”

  “陛下许人之诺,可会守约?”

  “寡人自然守约”

  “在下亦是,还请陛下不要问了。山高路远,就此别过”黑衣人一辑,骑马便要离开。

  “等等!”秦皇从卫士手中接过一把剑来,递于那黑衣人。

  黑衣人轻轻拔开,仔细的看了看。

  剑长三尺,锋芒毕露,却又优雅而极为有美感。

  上书两个小篆‘承影’,乃是传说中的名剑承影。

  传闻在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黎明,天色白昼交际的一瞬间,一位造诣非凡的铸剑师一双手缓缓扬起。

  在他的手中,有着一柄可以沟通天地的宝剑。

  双手合握之中只能看到一截剑柄,只有剑柄不见长剑剑身。

  在阳光照射的墙壁上,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修长而美丽。

  不过,剑影只存片刻,就随着白昼的来临而消失,直到黄昏。

  天色渐暗,就在白昼和黑夜交错的霎那,那个飘忽的剑影又再次浮现出来。

  铸剑师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旁边一棵挺拔的古松,耳廓中有轻轻的“嚓”的一声,树身微微一震,不见变化。

  过了一会儿,粗壮的松树就在一阵温和掠过的南风中突然倒下,平整的切口依稀可见着圈圈,显示着这棵树的年轮,也昭示着岁月的流逝。

  仿佛,长剑可以斩断岁月一般。

  天色愈暗,长剑又归于无形,远古的暮色无声合拢,天地之间一片静穆。

  剑,又留下一个剑柄。

  这把有影无形的长剑就是在《列子·汤问》之中被列为修仙宗师的列子所赞赏,并被铸于商朝时期的剑,也便是后来的名剑:承影。

  “没有传闻中那么神奇,也许,这并不是真的承影”

  “不过,他却跟随了寡人多年”

  看着黑衣人爱不释手,他倒觉得理所当然。

  只是,可惜了此人一身武艺。

  “多谢陛下了,此物我就不谦让了”收入怀中,向秦皇一辑,策马就走了。

  看着他远去,秦皇又道:“他日若想通了,便可以来找寡人”

  黑衣人彻底离去,他才对着赢无虔与赢无烨道:“江湖中人,自古以来多义气,千金市马骨,这是收买江湖中人的办法”

  “只是可惜了,此人不愿为我所用”

  “可……父皇,他这种轻侠又有什么用?”赢无烨不解。

  在他心中,虽然没有歧视,却始终感觉轻侠并不那么可信。

  “武艺可比一军大将,做事有法有度,有的大将甚至都不如他那般”

  黑衣人做事章法有序,若是护卫自己也是极好的,安全必定无忧。

  群为一方将军,再学的一身兵法,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长街,夕阳拉的很长。如今天空已经晴朗,隐隐还有彩霞。

  街角,却依旧寂静,倒落的一地尸体正在被军士们清理开来。

  明日,必定大晴。

  “相比起来,苏湛这种国士,更加弥足珍贵啊!”

看过《伟德体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