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 > 伟德体育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父子之间

第一百一十六章 父子之间

  “父皇,儿臣听闻父皇为凉奴袭击,救援来迟。希望父皇恕罪”隔着很远的地方,赢无泽就跑着过来跪下。

  在赢华的车驾前方,完全的匍匐在地上。

  不过,隔着卫士却还有一段距离。

  秦皇赢华看着他,并没有说什么。

  卫士自觉的停下车驾,御者也收回了马鞭。

  “父皇,儿臣午时方听有人说……”一把鼻涕一把泪,可谓声泪俱下。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你还在等什么?”黑衣人依旧没有离开秦皇。

  正在一旁骑着马,手中依旧拿着那炳宝剑。

  “或者,我替你一剑杀了他也好”

  “多谢美意了,这次就不要烦劳你了”

  “呵……这可与鹰眼狼顾的那个传闻中的皇帝陛下不符,优柔寡断、瞻前顾后”

  “你看他”秦皇指着赢无泽。

  “他一定觉得他会成功,一击必杀寡人,也觉得他自己很聪明,算计了一切”

  “但真正算计的人,应该也和他打的一样的主意。不过,真正绝望的应该是他,他会从满怀希望到绝望,一点一点的……这样不是很精彩吗?”

  “报复一个人,便要杀人诛心,才能快意!”

  “他……是亲生的?”黑衣人沉默许久,才问道。

  “是”

  “不过,这些是他作为皇子必须接受的过程,明白吗?”秦皇捻了捻胡须。

  端坐在华盖下,近乎看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

  “弱肉强食,胜者为王,他们当中只能活下来一只最凶残的狼。且,不能是寡人活着,寡人还在便也会参与到他们的搏斗之中”

  “这就是……连续六代皆雄主的原因?”

  “嗯!”

  “父皇,儿臣……”这次赶来的却是赢无烨,与赢无虔。

  听到声音,他才没有再论其他。

  “都来了?”

  “父皇,你为何……?”赢无泽一直说话,却被秦皇忽视,一句也没有回过。

  又想再说什么,却被秦皇抢了先。

  “为何置你于不顾?”

  “虔儿,你可知道缘由?”秦皇目光灼灼的盯着赢无虔。

  赢无虔几近不敢直视,依旧提着胆子应了声“不知”

  “那烨儿呢?你可又知道?”

  “儿臣,亦是不知”赢无烨也答道。

  “那么,泽儿你呢?”

  “两位兄长不知道,儿臣如何得知”他正待上前,与两人同列,却被拦住了。

  “父皇这是什么意思?儿臣……”

  “你带的人太多了,父皇不放心”赢无泽自来,便带着二三十人。

  冯德泉其人,也在其中。

  赢无虔被秦皇一提醒,反倒看了后方一眼,并不好奇。

  只是,思绪却已经乱了。

  ……

  “相邦竟然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了?甚至,猜到了是我们谋划的?”严韬毫无保留的说了范绌的话,这令赢无虔很惊讶。

  “是”

  “那老狐狸既然已经猜出了,可为什么不告密,或者提醒父皇?”

  严韬也是不解,唯一想到的,大概是让他们承他一个情吧!

  思索良久,才劝赢无虔道。

  “如今之计,已经再无可能,还是放手吧!”

  “老公叔,本宫……”

  严韬却摇摇头,道:“本可偷偷摸摸的便回宫,如今却大摇大摆,就是逼着虢王暴露啊!”

  “想必宫中禁卫已被萧象调动,前往保卫陛下,陛下之所以敢于如此回宫,只怕是要让那些牛鬼蛇神都现行”

  “老公叔的意思,是事不可为了吗?”他眼中有些不甘。

  “嗯!”不过严韬已经肯定,自然是假不了的。

  “那么……”

  “收手吧!我们已经失败了,是该让虢王顶上了”

  ……

  “也罢,既然无事,你们都退下吧!”

  “父皇,儿臣……”

  “怎么?还有要说的?”赢无泽却见秦皇要赶他们走,便又犹犹豫豫。

  秦皇诧异,看着他。

  “儿臣以为,儿臣更适合做皇帝”赢无泽大声喊道。

  他这一声,令在场的人都为他侧目。

  “哦?”秦皇没有惊奇。

  “说说看,给寡人一个说服的理由,权当做……”

  “不是儿臣忤逆,而是,父皇你……”指着秦皇,后方大批的死士已经包围了过来。

  “不配做这个皇帝”

  “别动,等他说完”卫士纷纷拔剑,打算抵御这些死士,却被秦皇拦住。

  众人也暂时收回了刀兵,看着父子两人说些什么。

  “父皇你知不知道,赢氏八家乃是大秦展翅高翔的翅膀,没有了他们的支持,你什么也不是,你竟还想着要铲除他们”

  “谁告诉你寡人要除了他们的?”秦皇好奇。

  “哼~,你那次在朝堂不是说了吗?”

  “寡人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嗯?……继续说”

  “不仅如此,你还无能无为”

  “说说”

  “我大秦早已经不是往日的那个弱小的蜷缩在西陲的小国了,如今国强而民富”赢无泽道。

  “只要你敢于应对,上庸之战那么好的机会,完全有可能出汝宁上庸南下。汉中之战,也可以全取巴东而威胁楚国江陵郡”

  “如此一来,霸业可成,而你却瞻前顾后碌碌无为”

  “再说,父皇你身为一国之君,堂堂皇帝臣子有功而不赏赐,一意孤行的坚持卫公勉那东贼的法制,而不顾我大秦臣子的利益”

  “你……”

  近乎所有的事情,都被赢无泽否定了一个遍。

  “我堂堂大秦万里之国,宫殿却几近与无,除了皇宫……”

  “富有四海,美人却只有十几人……”

  “总之,你对寡人很不满,可有错?”秦皇看他说的面红耳赤,没有再继续让他说下去了。

  “在你眼里,寡人一无是处,就活该将皇位传给你,让你登上帝位”

  “最后,再穷凶极奢,把祖宗基业败得一无所有?”

  “哼~,你这样做才是毁坏祖宗基业”赢无泽辩驳道。

  秦皇赢华默然,没有再反驳。

  赢无泽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像一个疯子一般。

  “儿臣,希望父皇今日……就在这里……给儿臣写下退位诏书。让儿臣,来继承您的基业”他拔出了随身带着的剑,附近死士也从一旁围了过来。

  “否则,今日这个街市……”看了看寂静无人的长街,道:“父皇是断然走不出去的”

看过《伟德体育》的书友还喜欢